铁血网协助增加保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1) 车站惊险、(2)狙击手发话
布风光彩:
绿
字体大小:
← →完成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方便菜单

(1) 车站惊险、(2)狙击手发话

小说: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刻:2019/4/23 14:09:16

(1)车站惊险

1937年11月12日,历时三个月的淞沪会战完毕。

中方为此投入了75万戎行(占其时全国戎行的三分之一),中心军以及桂军、川军等多个当地系的部队都参战了,年青、微小的中国空军简直拼出成本奋力作战。因综合国力的单薄、指挥的失误等要素,中方终究被逼撤离大上海。

上海沦亡。

高墙主楼上“上海站”几个大字夺目耀眼。

上海北站的南广场,一片繁忙的风光,各色货摊的吆喝声此伏彼起,私家小车也有不少停在广场的中心,梳着分头的小开,嘴里吊着卷烟,依托在车头上,完全是一种说不出的洒脱的气派。

稠浊的人群中,有些人鬼头鬼脑,左顾右盼。有觊觎别人口袋和包包的,也有察言观色的。

从出站口出来的手里拎着行李的旅客在亲朋老友的招待下,各个都是满面笑容,在广场上涣散开了。

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冷晓煜,在一间民宅的楼上窗户里,举着望远镜调查着车站广场上的动态。

他看到一群穿戴便衣的76号间谍吆五喝六地来到广场上,驱赶着人群。

他惊讶地说:“如同是76号的人。他们怎样来了?”

站在一边的宋雨霖从冷晓煜手里拿过望远镜,看了看说:“难不成那个环节走漏了音讯?”

冷晓煜将头探出窗口往楼下看了看,楼下马路上,人们悠然的行走着,人力车拉着客人在奔驰着。

在另一民房的三楼,窗户翻开。

从窗户看出去,火车站广场的悉数尽收眼底。

日本梅机关少佐长谷昊天放下望远镜,走到桌子跟前,质疑得说:“咱们怎样觉得今日广场上的气氛如同有点不对啊。”

宪兵队队长中村熊颜问道:“有什么不对的?”

长谷昊天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说:“中村君,军统的人怎样会呈现在这里?”

中村熊颜拿起望远镜走到窗户跟前,望了望,说:“不应该啊?”

长谷昊天看了看手表,坚决的说:“还有半小时,火车就要进站了,告诉下去,千万别给我出差错。一定要确保李先生的安全,拿到咱们需求的东西。”

中村熊颜一个立正:“嗨。”

广场上的悉数呈现在一个单筒望远镜的镜头里,坐标线条在调试,广场上的景象由含糊变得明晰,一个瞄准镜在广场上环视一番,渐渐的移向出站口,焦点落在了出站口的检票员的头部。

在一座多层高楼的平顶上,一个穿戴迷彩服的狙击手正趴在地上,瞄准。

军统狙击枪手马长兴正端着狙击枪,瞄准镜方针正对着出站口的检票员。检票员的镜头被渐渐拉近,拉近……

火车站出站口的铁栏栅栏关着,两个检票员一边一个站在铁栏栅里边。通过铁栏栅的门,能够看到里边站台的一部分。火车没到站,可是站台上的人现已不少了。

铁栏栅栏外的两头挤满了人群,他们都是来接客的,有的手里还拿着写有姓名的牌牌,高高举着,生怕前面人的脑袋挡掉了,举得高高的,还时不时往前挤一点。

间隔出口处稍远点的当地,好几辆人力车停靠在路旁边,车子座位都擦得干干净净,车夫们坐在脚垫上,用那顶乌毡帽慢吞吞的摇着,预备接生意。

这个时分,两个便衣走到铁栏栅跟前,朝检票员亮出派斯。一个检票员看了看,点允许,翻开铁栏栅栏,两个便衣走了进去,铁栏栅栏又关上了。

这两个便衣进了站,并没有脱离,而是在检票员跟前站立下来。

假如依照前面梅机关的长谷昊天说的“今日广场上的气氛如同有点不对啊。”那么,站台上,尤其是出站口,来了两个便衣,就更显得气氛的奥秘和严峻,以至于让人感到恐惧。

远离出站口的广场外围,马路的两旁,各色货摊前,人来人往。悉数又都是那样的安定和静寂。

军统的关国阳快速地骑着自行车一路喊着:“让让,让让。”

路人听到叫声,回头看看,闪到一边,给他让路。关国阳一阵猛蹬,自行车飞快的在马路上络绎。

秣陵路上的一家咖啡屋的三楼包厢,临窗的位子正好面临火车站广场。

军统举动队队长庞志刚和一面外围人员胡泽冠坐在窗户下,手里端着咖啡,眼睛却停留在广场上。

庞志刚问:“胡泽冠,第一次参与举动是不是有点害怕啊?”

胡泽冠笑笑:“说没有,那是假话。多少有点。任何工作总有个第一次吧。”

庞志刚说:“行啊,我没有看错你,从今往后,我会给你供给更多的时机。”

胡泽冠连连道谢:“谢谢队长提拔培养。”

庞志刚朝窗外努努嘴,胡泽冠理解,端着咖啡站起来,走到窗户跟前瞭望。

一辆黑色小轿车驶进了广场,在停车场停下。

胡泽冠喃喃自语道:“他怎样来了?”

庞志刚站起来走到胡泽冠身边问:“谁啊?”

胡泽冠指着那辆刚刚停稳的黑色小轿车:“你看,那辆小车。”

小车停下。

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广场上的状况一望而知。

四通物资株式会社董事长冈崎承业的帮手铃木青山下车,回身对司机说:“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你别下车,人一上车,马上发动,一分钟也不能耽误。”

司机应对到:“嘿。”

铃木青山严峻的经验到:“不记得董事长说的了,在公共场合,要说中国话。忘了?’

司机:“是。“

铃木青山整了整衣服,脱离了小车。

司机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观望着车外的广场。

在咖啡屋包厢里。庞志刚看到了小车,奇特的问:“看到了,怎样啦?”

胡泽冠说:“开车的司机我知道,是四通物资株式会社董事长冈崎承业的司机,他来干什么?”

庞志刚一听,赶忙拿过望远镜看着,问:“你能必定?司机是日本人?”

胡泽冠必定地说:“能。”

庞志刚把望远镜的镜头对准了司机的脑袋,持续问道:“你没有搞错吧?”

“怎样会搞错,不行能,前几天,仍是他送我回家的呢?”

“那下车的那个人是谁?”

“应该是铃木青山,是冈崎承业的助理。”胡泽冠说完垂头思考着,喃喃自语:“莫非他们也是来接客的?不会这么巧吧?”

庞志刚看着胡泽冠问:你说什么?

“队长,我是说,的确有无巧不成书的说法,可是,不会真的这么巧吧?他们也来接客?”

庞志刚回到座位上,思索着说:“本来作为一家商行,到车站接个客户也是正常的,问题是,像你所说,为什么都会集在今日?莫非真的便是偶然吗?”

胡泽冠端着咖啡的手在歪斜,可是,他全然不知。

在四通物资董事长的工作室里,胡泽冠和冈崎承业一同站起来,面带笑容,相互握手。

胡泽冠感谢地说:“感谢冈崎君的支撑。”

冈崎承业笑笑说:“胡桑,严峻了,咱们都是商人,在商言商,只要是有赢利的生意,咱们没有理由回绝。”

“冈崎君说的对级了,那么……”

外面传来一片杂吵声:对立日货!还我河山!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胡泽冠和冈崎承业走到窗户前,摆开窗布,看到一群学生的游行部队,喊着标语,从门前走过。

两个人相互看了看,谁也没有说话。

游行的部队在通过四通物资门口的时分,从游行的部队里忽然跑出几个男生,他们看着铁门上的牌子“四通物资株式会社。”

一个男生说:“来,小日本的,点上。”

别的几个男生拿着一些日货宣传画,日本产茶叶、丝绸,服装等日用品,往地上一扔,浇上汽油,一根火柴点着。,那个男生将四通物资的招牌摘下来,扔进了火堆里。

窗户下的冈崎承业,不解的问:“胡桑,你说,这些学生不好好念书,都在干些什么啊?”

胡泽冠莞尔一笑,说:“这是政治,与咱们无关。冈崎君,咱们的生意……”

“定心吧。”

胡泽冠指指窗外的火堆和游行的部队。

冈崎承业显而易见,说:“胡桑,我理解,肯定保密。”

胡泽冠“哈哈”大笑起来,冈崎承业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冈崎承业拍拍胡泽冠的膀子,说:“这样,胡桑,让我的司机送你,以免和这些学生撞上惹出什么费事来。”

“那就太感谢冈崎君了。”

冈崎承业朝门外喊道:“来人。’

铃木青山进来问:“董事长,有什么需求?”

冈崎承业说:“去把我的司机叫来。”

“恩。”

不一瞬间,铃木青山带了一位司机进来。

“董事长,有什么叮咛?”司机问。

“你开车把我的这位朋友送回家。”

“好。(转而对胡泽冠)先生,请。”

“你们从后门走。别让那些学生撞上了。”冈崎承业叮咛道。

“是。”

胡泽冠跟着司机走出了冈崎承业的工作室,

(2)狙击手发话

“胡泽冠。”

胡泽冠沉浸在回想之中,没有听到庞志刚叫他。

庞志刚进步嗓门:“胡泽冠,你在想什么呢?”

胡泽冠吵醒,说:“队长,我在想,会不会是日本人也是冲着共产党电台来的?”

庞志刚思忖着,没有答复。

胡泽冠看着不说话的庞志刚,愣住了,他不知道是自己问错了仍是说错了什么话,心里有些严峻。

好半天,庞志方才说:“就算是日本人得到音讯,可他四通物资也仅仅一个经商的,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胡泽冠说:“队长,你是不知道啊,四通物资包面上看仅仅一个商业单位,其实,他是梅机关的一个下属单位,许多工作,梅机关不方便出头,悉数由四通物资出头,说白了,四通物资便是一个间谍组织,仅仅使命不同罢了。”

庞志刚站起来,拿过望远镜,再次调查停在广场上的那辆小车。

关国阳骑着自行车飞快的来到咖啡屋门前,他从车上跳下来,没来得及将自行车撑好,将自行车往地上一扔,跑步进了咖啡屋。

关国阳一踏进咖啡屋,挺住脚步,目光在大堂扫过,疾步朝楼上跑去。

他在一间包厢门口停下,两头望望,承认没有人留意他,举起手:“笃……笃笃,笃……笃笃”

敲门声让庞志刚和胡泽冠互看一眼。

“笃……笃笃。”

一快两慢,庞志刚说:是自己人。

胡泽冠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关国阳进门就冲着庞志刚说:队长,刚接到的电报,组长让我火速交给你。

庞志刚接过电文看着,说:“这就对了。”

胡泽冠不解地问:“什么对了?”

庞志刚把电文递给胡泽冠。“自己看吧。”

胡泽冠看着电文,骂道:“原来是这样。叛徒,卖国贼。”

庞志刚对关国阳说:“你马上和杨琪森联络,合作他的举动。”

关国阳:“是。”

狙击手马长兴,从狙击枪的瞄准镜里看到一个间谍急速的跑到出站口,敲开了铁栏栅栏,走了进去,在别的几个便衣的跟前告知着什么,只看到那几个便衣点着头。

瞄准镜的镜头从那个间谍的头上,渐渐搬运到了别的一个便衣的脑袋上。

马长兴随之预备着扣动扳机。

军统杨琪森的人和76号的人都稠浊在接客的人群中。站台上人员杂乱,更有些紊乱。

杨琪森和关国阳站在一边重视者接客的人群。

“呜——”跟着一声汽笛,列车进站了。

月台上的人开端烦躁起来,有人跟着列车奔驰的,凝视列车的车门。车门上端的玻璃窗下的人想着站台上的人一再招手,其实,他们一未必看到了自己的亲人或许老友。

杨琪森和关国阳也开端跟着列车移动脚步。

列车停稳了,车门翻开了,旅客们连续下车。

杨琪森和关国阳游动在个车门口,目视着每一个下车的人。

上海地下党交通员褚云海,穿戴一件灰色的长袍,手臂上带着黑纱,头戴一顶黑色的礼貌,手里拎着一只咖啡色的皮革行李箱,呈现在车门口。

他站在车门口。虽然站台上是乱糟糟的,可是凭着他的直觉,站台上现已是戒备森严了。

他感到惊讶,两秒钟后,他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拎着行李箱下了列车,与其别人相同走在人群中,往出站口而去。

国民党主和派代表李沙洲也呈现在了另一节车厢门前。他身着一套白色的西服,一根金黄色的领带潇洒在胸前。他一手拎着一只咖啡色的皮革行李箱,一手摘下白色的礼貌,沉着的走下列车。朝着出站口走去。

出站口的查看分外严厉,阻止里出站的速度,使得出站的人排起了长队。

检票口的部队天然形成了两列,出站的旅客首先要通过76号便衣的行李查看和搜身查看之后,才干检票出站。

出站口,一个便衣吼道:“翻开,翻开。”

一旅客将行李箱翻开,便衣每一件衣服都要摸过,箱子里的物品悉数倒在了地上,便衣的手在箱子的底部周围摸了个遍,然后大喝一声:“滚。”

旅客快快当当将衣物一股脑儿的往箱子一塞,没等关好箱子,抱起箱子就跑。

李沙洲站在出站部队中,踮着脚,看着前面的出站查看,回头看看月台上便衣游动,忍不住额头上冒出了盗汗,下意识的颠了颠手上行李箱,眼珠子在不停地转动着。

当他的目光回收的时分,这才发现,站在他前面的褚云海手里拎着一个和自己一模相同的行李箱,他的心里一阵颤抖。

走在他前面的褚云海,看着出站的情形,心里也在发愁,怎样出站?行李箱里的电台能出得了站吗?

他回头看看,站台上的气氛更是不对,他理解,退,现已是不行能的了,只能期盼奇观的呈现。

妻子许岑岑带着女儿褚益清朝他跑过来。

褚益清喊着:“爸爸,爸爸。”

褚云海放下行李箱,抱起扑过来的女儿,问道:“你们怎样来了?”

褚益清快乐地说:“是妈妈带我来的。”

李沙洲手疾眼快,马上将自己的行李箱并排和褚云海的行李箱放在了一同,顺手提走了褚云海的行李箱。

“快下来,爸爸坐车累了。”

褚益清撒着娇:“我不,我想爸爸了。”

褚云海笑着说:“不对吧,你不是想爸爸,而是想黑芝麻汤圆了吧?”

“仍是爸爸聪明。”褚益清在褚云海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行,爸爸今日就带你去吃。”褚云海说着,放下女儿,朝妻子轻轻允许,然后看着出站口。

许岑岑折腰拎行李箱,褚云海抢过来,“仍是我来吧。”

他们渐渐的跟着出站的旅客往出站口走去。在出口,他等候76号的开箱查看。表面上非常镇定的褚云海,心里却是波澜翻滚,他不知道,今日该怎样过这一关。进,不是;退,也不是。

一便衣拦住了前面的李沙洲,吼道:“翻开箱子查看。翻开,翻开。”

李沙洲尴尬的说:“老总,没什么值钱的,便是一些换洗衣服。”

一个便衣走上来,“翻开,少罗嗦,快。”

李沙洲没办法慢吞吞的将箱子放倒在地上……

后边的褚云海心里直犯毛。

缄默沉静的狙击手马长兴从瞄准镜里看到了那个咖啡色的皮革行李箱。从怀里掏出相片看了看,又从瞄准镜里看了看站在出站口的李沙洲,他丢掉相片,聚精会神,瞄准。

李沙洲渐渐的翻开箱子。一便衣敦促着道:“快点,快点。”

李沙洲一边“恩。恩。”一边渐渐的翻开箱子。

马长兴的瞄准镜镜头快速从行李箱搬运到了李沙洲的脑袋上,手指一动,“砰——”地一声。

谁也没有料到工作的开展,有谁能躲过狙击手的子弹,可偏偏是李沙洲躲过了。

李沙洲缓慢的动作,让便衣不耐烦了。便衣一心急,折腰过来翻箱子,不偏不巧,本来射向李沙洲的子弹却被便衣挡住了。便衣的脑袋上呈现了一个血窟窿。

便衣不声不响的倒下了。出站口表里登时紊乱一片,人们烦躁拥堵,拎着行李猛闯检票口。褚云海马上拉着妻子,趁着紊乱,用力的往外挤。

间谍看到不行操控的人群,拔枪朝天鸣枪警示,可是人群底子不妥回事,持续朝外拥堵。李沙洲马上提起箱子跟着拥堵的人群出了站,褚云海也乘乱挤出了站。

间谍大声喊道:“把门关上,关上。’

便衣和检票员一同将铁栏栅栏关上。

枪声响过,在广场上76号宪兵队队长涩谷准尉马上判别出枪声的位子,他的目光一瞬间落在了广场对面的屋顶上,大喝一声:“那儿。”

便衣马上朝那幢高楼奔去。

马长兴站起来,看到有人挥动着手枪朝自己这边跑过来,他冷冷地说道:“动作还挺快的。”

他把狙击枪往肩上一背,折腰要拾那个弹壳,却被烫了手,他爽性飞起一脚,将弹壳踢了出去。弹壳在空中飘动了一瞬间,落到了楼下。他回头看看广场,沉着地往后边走去。

涩谷准尉带着人,“你们几个围住大楼,把住楼洞。”

“是。”

“其他的人跟我上。”

涩谷带头冲进了楼洞,后边的人紧跟上。

李沙洲紧跟着褚云海出站,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褚云海手里的行李箱。因为紊乱,李沙洲和褚云海仍是被拥堵的人群冲散,失去了方针。李沙洲在人群中张望着。

褚云海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拎着箱子,和妻子一同跟着人群拥堵,情不自禁的往前挤着。

一个人力车夫过来,问道:“先生,要车吗?”

褚云海看了一眼人力车夫,“咱们三个人哎。”

车夫说:“不要紧,让孩子坐在你身上即可。”

“好。”

车夫帮着褚云海拿过行李箱放到了踏脚板上。

褚云海想了想,说:“算了,咱们仍是不坐车了,我得守诺言,带女儿去吃黑芝麻汤圆。”

车夫两辆说道:“没事。没事。”

褚云海抱着女儿和妻子回身而去,人力车夫快速将行李箱放到座位上,拉下雨棚,瞪起车子快速离去。

2

(1) 车站惊险、(2)狙击手发话 的悉数谈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沟通 在线发问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