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协助增加保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前史架空>三国之赵统新传>榜首九三章 陆逊包围而去
布景色彩:
绿
字体大小:
← →完成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便利菜单

榜首九三章 陆逊包围而去

小说:三国之赵统新传 作者:恬淡如风 更新时刻:2009/6/18 12:38:14

我回大营不久,吴营居然有人来叫阵,我都懒得出去了,让我那宝物学徒沙摩柯出去敷衍敷衍就行。出去没有顿饭时间,沙摩柯就拎着一个吴将进来了,进了大帐,扔在我面前,向我交令。

“师父,徒儿交令。”

我一看,认得,这是丁奉,陆逊身边的一员东吴勇猛之将。我对丁奉形象比较深,是由于他能活,赤壁之战前就由孙权所设“招贤馆”登用,前期同徐盛共为周瑜帐前护军校尉,护卫周瑜,随周瑜参加了赤壁之战、南郡争夺战,后随吕蒙参加了袭荆州之战,随陆逊参加了彝陵之战。吴国大大小小的战役,丁奉多有触及,屡立战功,一向到公元271年才逝世,具体年纪不详,但是赤壁之战时他怎样着也得十六七岁了,到他死时至少也有80多岁了,三国时期很少有人活他这么长啊。他是从小兵干到到将军的模范,由于他与江东豪族没有什么关系,是孙权发现,然后堆集战功一手选拔起来,所以他对孙权很是忠实,他也是现在陆逊身边死忠于孙权的为数不多的大将。我估摸着他肯定是和不忿于陆逊要屈服于我的主意而私行出动军队的,这也好,对立他的人少了。我也懒得多和丁奉计较,就问:

“丁将军,可否信服?要不再让我徒儿陪你打一场?”

丁奉哼了一声,说道:

“少假惺惺,你家丁爷今天栽在你这儿,随你处置,丁爷要是皱一下眉头不算豪杰!”

我一乐,说道:

“我处置你干嘛?来人,把他带下去,好生看守,不要让他跑了。”

周围的侍卫容许一声,推着丁奉下去了。我感觉陆逊要派人送降书来了,

到了晚上,陆逊公然派人来送信了,说他愿降,但他手下要独自编队,具体怎样降法,两头派人商议。我天然是无有不同意,派出冯习张南为代表,让他俩去交涉程序。冯习张南走了后,我隐秘找来邓茂常、衡断、沙摩柯等人,屏退闲杂人等,让胡驹把住营帐,不得让陌生人接近。我见咱们都来全了就说:

“各位,速速预备,明日预备撤离。”

沙摩柯愣了:

“师父,明日不是陆逊屈服吗?咱们怎样要撤离?”

邓茂常笑了,看来聪明人便是不费力啊。他笑着对沙摩柯说:

“蛮王,你以为陆逊真会屈服吗?”

沙摩柯瞪着眼睛说:

“他不是派人送信来说要屈服吗?”

我悄悄敲敲桌子,让咱们先别吵,说道:

“陆逊不会降,咱们也不敢让他降。他若降了咱们,圣上体面往哪里搁?他若降了咱们,东吴那儿谁来反抗就要南下的曹军?莫非孙权会要咱们去打曹军?明日咱们便是要和陆逊演场戏,让他退回江东。为了咱们今后的安全和开展,此仗咱们有必要败。”

看咱们都点转不过弯来,邓茂常接着替我解说:

“主公的意思是明日陆逊是诈降,咱们要配合好,伤员等今天就要先撤,明日组织好一旦战事起,咱们要尽量削减丢失,安全撤离。但是还要装出大北的姿态,三军直接撤回五溪,只留少部分人和主公败回西川。”

我点点头说:

“我便是这个意思,我会要求冯习、张南收拢曾经吴军俘虏的咱们的那些西川兄弟,他们先经过吴营撤到鱼腹浦,那里天然会有人接应,然后咱们这儿混战一场,两头各走一边。”

沙摩柯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厚嘴唇,又问道:

“师父,咱们就能这么败了?那不亏大大了。”

我摇摇头说道:

“徒儿,经商赔本可不行,我会再和陆逊亲身谈好。”

接着咱们又开端谈论细节,此次包围跟从我的人,除了胡驹、句突等我自己的亲兵,别的还包含沙摩柯和其亲卫,衡断、吕燕和陷阵营的部分人,为了避免被人置疑,邓茂常还主张咱们大部人人还要装出受伤的姿态,血迹,纱带都要预备好,一定要弄得很是难堪的容貌。其他人则沿着大山一路往西南跑,约定好调集的地址,并且今晚就开端往那里转运辎重。见咱们都理解自己的工作了,我又独自做了一个录用,正式录用邓茂常为军师将军,总管将领、武陵一带五溪飞军的军务,适当于我在此处的参谋长,先组织大军撤离,等我脱离此处回西川后,统领江陵一带大军,看风使舵,建立好根据地。邓茂常的智谋和组织能力这一段咱们都看在眼里,天然对我的录用也没有定见。

一夜无话,吃罢早饭没多久,外面就传来通报,说是陆逊求见于我。我赶忙到大帐里招待啊。碰头之后,互相会心一笑,屏退左右,陆逊就问我:

“何时还我那些吴将?”

我拿出一卷文书,对他说道:

“都督莫急,你先看看此盟约,若是适宜,咱们再谈他们。”

说完,我就把早就拟好的盟约递给了陆逊,这盟约也无有太多内容,主要是江南桂阳一带的阵线保持问题,二来是要在东吴境内给予济世堂行商便利,三来是两头尽量促进孙吴联盟。

陆逊目下十行,看完之后,掏出自己的印玺盖了章,然后又签上自己的名姓,接着笑着说:

“赵将军,这下你定心了吧。”

我点点头,说道:

“君子协定,君子协定。”

陆逊又说:

“赵将军,我比你年纪大,托大一点,叫你一声贤弟。”

我赶忙说:

“都督,小子鲁莽,哪敢高攀。”

“你当得。我族叔陆绩与你师叔庞统交好,以兄弟相等,咱们俩为何不能够以兄弟相等?莫非你嫌我年纪大了?”

我摇摇头,说道:

“都督,我不是这个意思。”

陆逊一板脸,说道:

“还叫我都督?你我兄弟今天就可结拜。”

我心一横,说道:

“大哥,现在你我两家还在交兵之中,结拜仅仅方式,你我何须去随俗,只需心中都拿对方当兄弟那咱们便是兄弟了。外人面前咱们仍是该怎样称号就怎样称号”

陆逊一笑,说道:

“贤弟,愚兄俗了。来,咱们仍是对天盟誓,以示慎重。”

他话一完,他一伸手,我俩四手相搭,对天盟誓:

“今天,我陆逊、赵统结为兄弟,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希望同年同月同日死,兄弟谈心,互帮互助,有违此誓,天打雷劈……。”

盟誓结束,我就说要让冯习、张南取回当日陆逊所俘蜀军,他们先带队经过吴营,开往鱼腹浦,陆逊天然容许。原先我俘虏的那些人也给他一部分,不给他的那些人都是从孙权那儿调来的,不是他们江东豪族原先的子弟兵,不太听他们招待,回去后还得偿还孙权,不如,让我藏着,削弱孙权的中心力气。接着咱们又洽谈了他要带军突击咱们的具体方案,两方商罢,陆逊告辞而去。

陆逊的大军说屈服,但并没有放下兵器,他给的理由很合理,人多,东西多,正在清点。不过冯习、张南他们却是很快找回了那些被俘的蜀军,编入他们的部队后,也没中止,声势赫赫的经过吴营往鱼腹浦方向开去。

他们走了,吴军大营也开端拆了,陆陆续续整队,向咱们这边开过来,我这次请出了一向跟着咱们的孙尚香,还有被俘的周泰等人来到大营外边迎候吴军。周泰、朱然他们一开端不理解是怎样回事,押送他们的小卒告知他们说是陆逊被断了后路,被逼屈服于我了,现在两头是一家人了,你们这些被我抓来的俘虏是陆逊点名要的,他只要得到你们这些人后,才干正式率军屈服,这不,就带着你们出来,还给陆逊了。

我出寨时,邓茂常向我会心一笑,我就知道什么意思了,他们做好预备了,随时能够撤离。孙尚香看我抓了这么多东吴的大将,心里也不是味道,究竟东吴也是他哥哥的地盘,两下交兵,谁输了她心里也不舒服。她带着咱们来到两军之间,看陆逊过来了,就说:

“陆都督,你已降我主万岁,从今之后你我在西川同殿称臣,还望都督能尽全力保我大汉江山。”

陆逊一拱手,说道:

“逊谨遵娘娘旨意。”

要知道,按辈分,陆逊获得是孙策的女儿,他还得叫孙尚香姑姑,管刘备大伯姑父呢,不过这是论亲属,真实两国之间,考究的是利益,实际上也没得多少亲情能讲。

不论这些,我让人把周泰、朱治、孙桓、凌统、徐盛、丁奉等我抓的东吴的将领还有一些俘虏都交到陆逊那里。陆逊跳下马,一个一个的对周泰他们问好,要亲身给他们解开绑绳,那些人底子就不给他好脸看,也不让陆逊给他们解,孙桓更是凶猛,破口大骂陆逊孤负了孙权对他的希望,弄的陆逊很是为难,只得一招手让人把他们带回军中。那些人隐入军阵之后,陆逊忽然变脸了:

“赵将军,下一步屈服的该轮到你了吧?”

孙尚香一听,大吃一惊,就问道:

“陆都督,怎样回事?”

陆逊一笑:

“娘娘千岁,兵以诈立,我陆逊乃是我主孙权钦命的大都督,岂能这么随意屈服。要不是为了孙桓等将军的安危,我何须丢此言面,来向一毛头小孩屈服。”

我也大吃一惊,惊问:

“陆逊,你怎能如此无耻?”

陆逊仰天大笑:

“娃娃,你仍是太嫩了。”

说完,令旗一摆,他死后的吴军蜂拥而上,直向咱们杀来。我急速大喊:

“护住娘娘,撤进大营。”

说罢,我也摆戟抵住吴军,让孙尚香先走。但是拥过来的吴军太多,杀不堪杀,我也只能节节撤退,那些吴军紧跟着就杀进了我的大营,四下放火,砍杀我那手下,这下子,我的大营可就乱了,火头大起,众军卒四散而逃。我就带着胡驹、句突、沙摩柯、衡断、吕燕保着孙尚香往营外杀去。吴武士太多,雨后春笋都是,黑漆漆的,嘴里叫喊着:

“杀回东吴,杀回东吴。”

那姿势,那气势,谁敢正面阻挠他们那便是找死。咱们也不傻,我就带着这些人抱成团,掠着陆逊大军的右翼杀了出去,陆逊还组织了几路伏兵来阻击咱们,能够这些伏兵也是急于反转东吴,都被咱们一冲而过。不过这一顿好杀,咱们浑身都被血肉给沾满了,也是惨得很,孙尚香也成了个血人,还好,陆逊他们为了急于冲出去,除了这些断后的伏兵,也没有再派兵返头追咱们。

十分困难冲出了吴军的阻截,我赶忙带人给咱们查看,包扎创伤。孙尚香就抱怨我说:

“贤侄,你怎样能信任陆逊会屈服呢,这下子,你可就赔大了吧?看你怎样回去告知。”

我低着头,也不说话,只管给伤员先包扎创伤。沙摩柯脑袋和臂膀都裹了一大圈纱带,还过来安慰我说:

“师父,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放在心上,总有下一次,那些狗东西落在我手上,我一棒就把他们脑袋砸开话。”

不论咱们怎样安慰我,我仍是不高兴,总之又死伤了不少人,心里难过啊。看看咱们把创伤都包扎好了,我也又上马,朝鱼腹浦奔去。

离鱼腹浦不远,那八阵图中就杀出一队人马,一个个杀气腾腾,掌中枪树立成林,手中盾如墙移动,领头一人,金盔金甲,胯下黄骠马,掌中点钢枪,对咱们大声断喝:

“来者何人?”

0

榜首九三章 陆逊包围而去 的悉数谈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沟通 在线发问